面对坐在公诉人旁边的不时哭泣的死者妻子,杨佰淇没有说道歉的话。审判长让他发表为自己辩护的意见,他说“我没有意见”。被告人最后陈述的环节,他也只说了一句:“请法庭依法判决。”

被控故意杀人的杨佰淇在法庭受审。 湖南常德法院网 图

“不管你以后是生、是死,这事都是你迈不过去的坎!”

2020年1月3日,在法庭被告人席上的杨佰淇,听着被害人家属代理律师有些激昂愤怒的陈词,他一动不动,面部几无表情。死者妻子哽咽着质问他,为什么杀害与其无冤无仇的人?他沉默不语。整个庭审过程他都不怎么说话,甚至没有为自己发表辩护意见。

案发前,19岁的杨佰淇是湖南某技术学院大一学生。2019年3月22日深夜,在一辆滴滴网约车内,他持匕首向司机捅刺20多刀致其死亡。

鉴定报告显示,杨佰淇被诊断患抑郁症,作案时有限定(部分)刑事责任能力。此次庭审披露了杨佰淇的作案动机――因厌世想自杀,却没勇气对自己下手,便想杀一个人来“壮胆”。

“他的作案动机极其荒唐。”公诉人当庭指出,杨佰淇故意杀人的动机卑劣,手段残忍,后果严重,建议对杨佰淇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法庭未当庭宣判。

被害人陈红生前照片。 受访者供图

杀人后边走边整理衣袖,在前女友劝说下自首

1月3日上午,杨佰淇在法警的押解下走进法庭。他穿着一件黑白相间的外衣,身材高大。

再过4个月,杨佰淇将年满20岁。而倒在他匕首之下的滴滴司机陈红,2020年1月2日本应是他44岁的生日,却已无法度过。两人虽然都生活在湖南常德市区,但互不相识。2019年3月22日深夜的碰面,是一场致命的相遇。

那一天的晚上11点多,白天热闹喧嚣的常德市区安静了许多,马路上车辆行人渐少。从一家网吧走出的杨佰淇,通过滴滴打车软件叫车,随机约到陈红驾驶的白色小车。

滴滴平台向警方提供的车内录音显示,上车后,杨佰淇几乎不说话,他与司机陈红没有发生任何言语争执。案发后杨佰淇供述,他上车后坐在司机座椅后面的座位,他没看清司机的模样,也不想让对方看清自己。约20分钟后,车子驶至鼎城区财富广场的出入口。停车后,凶案随即发生。

检察机关审查查明,当时,杨佰淇拿出匕首刺向司机陈红的颈部,遭遇反抗后,他又朝陈红的躯干、大腿等部位连续捅刺二十余刀,直至对方失去反抗能力。

出事地点的监控视频显示,行凶后,头戴鸭舌帽的杨佰淇从车身左侧弯腰出来,沿着马路边走边整理衣袖。

公诉机关的起诉书称,案发一天前,杨佰淇决心自杀。案发当天22时许,他仍然没有勇气自杀,于是想先杀一个人“壮胆”,然后自杀。

作案后,杨佰淇给他的前女友李艳(化名)发微信,告诉她自己杀人了。李艳起初不信,后来在视频聊天中看到杨佰淇手上带血,便劝说其投案自首。

警方后来出具的《到案经过》等材料显示,当时决定投案的杨佰淇,用手机查询到附近的派出所地址,然后走到距离约2.5公里的鼎城公安分局玉霞派出所。当时派出所办公室已关门,杨佰淇便用手机拨打了110。后来有民警出来,将他带至询问室。

2019年5月,杨佰淇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逮捕,此后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。

在2020年1月3日的庭审中,杨佰淇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杀人事实表示无异议,自愿认罪。他说话声音低沉,言辞简短。面对坐在公诉人旁边的不时哭泣的死者妻子,杨佰淇没有说道歉的话。审判长让他发表为自己辩护的意见,他说“我没有意见”。被告人最后陈述的环节,他也只说了一句:“请法庭依法判决。”

为什么要杀人?面对公诉人当庭提出的这个问题,杨佰淇沉默了,许久没有开口。公诉人问他是否为自杀“壮胆”,他不置可否,低声自言自语般说了一两句。而此前投案后,他曾向警方供述:“我想把别人杀了,自己就敢自杀了。”

公诉人还问他,什么时候想到要杀一个人?他沉默一会后表示无法回答,“因为我自己也不清楚。”

公诉人在法庭出示的鉴定报告显示,杨佰淇被诊断患抑郁症,作案时有限定(部分)刑事责任能力。不过,被害人家属代理律师对该鉴定提出了质疑,并申请重新鉴定。

“他的作案动机极其荒唐。”公诉人当庭指出,杨佰淇故意杀人的动机卑劣,手段残忍,后果严重。公诉机关建议对杨佰淇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杨佰淇的辩护律师则提出,杨佰淇作案后投案自首,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认罪认罚,且因患抑郁症导致作案时仅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,请法院从轻或减轻处罚。法庭未当庭宣判。

1月3日,常德市中院在汉寿县法院公开审理杨佰淇故意杀人案。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

高考前后产生厌世,爱看日本颓废派小说

持匕首向陈红捅刺时,杨佰淇不清楚这名中年滴滴司机肩负的家庭重担――年迈的父母需要赡养,大儿子要交学费,小儿子需要奶粉钱,还要还房贷、车贷。

“我是个母亲,我的大儿子也跟他年纪差不多。”陈红的妻子田女士在法庭发言时说,“他为什么要自杀、要杀人,难道他的家庭和学校没有责任吗?”

公诉人在发表公诉意见时指出,杨佰淇读小学时多次转学,从小缺少朋友,缺少安全感,与家人聚少离多,父母经常吵架,这些对他日后形成厌世心态产生了影响。

“他对自己和他人的生命缺少起码的尊重、敬畏。”公诉人认为,对杨佰淇这类问题青少年,如何进行社会责任教育和亲情引导,值得深思。

2000年5月出生的杨佰淇是湖南常德人。进入大学之前,他分别在常德和长沙念过书――他母亲在常德做些小生意,父亲则在长沙一家企业上班。

杨佰淇归案后交待,2018年上半年他开始产生消极情绪,悲观厌世,“生活太平淡了,索然无味。”那时,他还是一名高三学生,学习成绩不大好。

杨佰淇称,2018年高考后,他一度不想填报志愿。当年8月,他从网上买了一把匕首,想自杀“了结自己”。后来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后,他改变了想法,“想体验一下大学生活后再自杀”。

2019年秋季,杨佰淇开始就读于湖南某技术学院――位于常德的一所民办大学,学习的专业是信息工程。

杨佰淇的父亲曾对媒体称,儿子不喜欢与人交流,但平常还是听他的话。他从学校辅导员那里得知,儿子进入大学后开始表现不错,但后来成绩出现下滑。

在一些老师和同学看来,杨佰淇性格内向,有厌学情绪,喜欢玩游戏,但案发前未察觉明显异常。

杨佰鸿淇常常出入学校附近的一些网吧。他至少在7家网吧有上网记录,均为会员或临时会员。

杨佰淇的一名同学称,他听说在案发之前,杨佰鸿与其女友“闹分手”。

外形高大俊朗的杨佰鸿,曾有过多次恋爱。案发后警方曾先后向他的三名前女友了解情况,包括劝其投案自首的李艳。

有多名同学还证实,课余时间里,杨佰淇喜欢看日本颓废派文学作品,特别是作家太宰治的中篇小说《人间失格》。

太宰治是日本战后“无赖派”文学的代表作家之一,其创作带有颓废主义色彩。《人间失格》是他的半自传体小说,又名《丧失为人的资格》,讲述了一名男子为逃避现实而不断沉沦,用药物麻痹自己、酗酒、自杀,一步步走向自我毁灭的故事。

在1月3日的庭审中,被害人家属的代理律师发问,让杨佰淇谈谈对小说《人间失格》中主人公经历的看法。杨佰淇低着头,没有作声。

公诉人在法庭出示的供述笔录显示,作案前,杨佰淇曾想买一双“有指”手套,戴上它再拿匕首自杀,这样警方难以检出指纹,“自杀后留给别人悬念,让他们去猜,我是自杀的还是他杀的。”

1月3日庭审结束后,杨佰淇从被告人席位站起来。他转过身,向法庭的旁听席扫望。几秒后,他黯然低头,在法警的押解下离去。

据旁听庭审的多名人士介绍,当天在法庭未看到杨佰淇的父母出现。